主页 > X生活画 >幸福( 下)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
幸福( 下)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
所属栏目: X生活画 时间:2020-07-08 浏览:130

改编自七十年代澳门一宗兇杀案件。

罗工每次做完那事情后,都会抽一口烟,把往事吞吐出来。

许多年前,他因杀人被拉进澳门市牢,那个时候,全城都在说他是杀人狂魔,包括狱中的人,被其他犯人无数次的虐打、性侵,又被狱警毒打,一切一切都让这个本来文雅的公子哥儿,受到地狱的滋味。当时他知道,唯一可做的就是──逃狱。

那时他的家底尚算富有,虽然妻妾纷纷离他而去,但父母始终还是记挂着他,花尽了家财收买了一个欠下巨债的狱长,偷偷的把人放出来。

罗工得知父母救了自己,本想第一时间回去探望,但后来想了一下,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澳门,逃到香港。不知不觉之间,时间一去就是二十多年,在这段光阴中,开始是痛苦、自责、贫穷,很想见父母一面,却又觉得毫无面目。十年以后,他不断发奋图强,成功闯下一片天地,再次娶妻养儿,生活富裕,虽然很想见父母一面,却又怕被人跟蹤,让陈年往事被人揭出,再次一无所有,便忍着思念。直至去年,他已是香港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,而更值得开心的,是法律的追溯期已过,他可以大胆的做他喜欢的事,重获自由。

只是天意弄人,他一直最想念的父母却已离世。

花尽父母的积蓄,败坏家族名声,让家人生活在怪异眼光下,每件往事,都让他在筋疲力尽的事后,抽一口烟,痛苦地回味一下。

「老公,来试一口。」娟儿拿出少许大麻,交给丈夫说。

「乖,真有我心。」罗工把娟儿抱入怀中,抽一口,接着拿出一张三十万的支票交给娟儿。

「多谢老公。」娟儿娇嗲地说。

「多得你这多年来的照顾,来,你也来一口。」罗工再让娟儿抽一口大麻。

娟儿也抽了一口,从抽屉中拿出一颗药丸交给罗工,接着笑了笑,站在衣柜前,选了一件七十年代的富家旗袍穿上,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。

这件旗袍是罗工当年送她的生日礼物,款式虽然古旧,但穿上时,特别性感,娟儿自然明白罗工的意思,每次穿上这件旗袍跟他行房时,他都特别兴奋,尤其是在吸了大麻后,口中更叫出了阿嫦的名字。娟儿知道罗工在澳门曾有一妻一妾,她想,阿嫦应该是其中一个。

娟儿悄悄地露出长腿,罗工深深的抽了一口大麻,迅速走到娟儿身后,紧紧地把她抱紧,在美丽的身影后,加上「伟哥」的作用,使他急不及待地把情人推倒在床,尽情地享受富有带来的快感。

罗工望着躺在床上的娟儿,爬在她身上,一巴巴的掌往娇嫩的脸上打下去,接着脱去自己的上衣。

娟儿被打耳光,并无反抗或阻止,反而露出兴奋的表情,开始时,她的而且确讨厌这种行为,也曾有想过离开他,但每次过后都收到三十万支票,她却欣然接受,随着时间的过去,她渐渐开始接受,有时甚至觉得兴奋。因为她觉得,丈夫把对前任的爱,都转移到自己身上。

罗工看见对方兴奋的表情,口中不断唸唸有词,而脑海中,全是往事。

许多年前,他本是澳门出名的公子哥儿,热衷赛狗,他最好的朋友,就是狗经专家──敏仁,他们二人无所不谈,志趣相投。在澳门人称狗场二公子。但在美丽的外壳里,隐藏着的却是污浊不堪的事。敏仁这头与罗工称兄道弟,那头与罗工的小妾通姦。那天罗工出门以后,忘了带文件,就在折返途中,居然看到自己的小妾与兄弟卿卿我我,抱腰揽颈,踏进宾馆。

当时的罗工怒不可遏,心想一个是好兄弟,一个是最心爱的情人。被至好至亲出卖的感觉,让罗工流下心痛的泪水,他脚步浮浮,漫无目的地乱走,直至走到敏仁楼下,他才收起心情,把怒气爆发出来,冲到敏仁家门前,等待曾经的好兄弟回来,要求他交代。

只是敏仁还未回来,他的妻子已把门打开,邀请他进去坐。罗工坐在姦夫的家中,脑海中想到自己的小妾正在与他人快活之中,立刻望着敏仁的妻子,把他所知的说来去。

但他没有想到,敏仁的妻子阿嫦听完后,除了叹气,并没有任何的怒气。

「阿嫦,你怎幺一点伤心都没有?」

「不发生也发生了,伤心有何用,伤心也改变不了甚幺。」阿嫦说。

罗工听了阿嫦的话,不知道为甚幺,怒气更强烈,他不明白,为甚幺敏仁和小妾偷情的事,在她眼中就如小事一般。

他想着想着,望了望阿嫦,忽然又觉得敏仁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,这幺漂亮的妻子在家,还要偷情。也不知哪来的冲劲,罗工大步上前,一手从后抱着穿上旗袍的阿嫦,迅速脱掉对方的内裤,疯狂地侮辱起来。

事成后,他深深吸了口烟,望着满身大汗的阿嫦,冷笑着说:「现在还觉得搞别人的妻子是很正常的吗?」说话不久,罗工见阿嫦伏在地上,并没有回答他的话,身体忽然又冒出一股热力,又冲到阿嫦身前,再次将她污辱。

与之前不同,在兽性发洩到一半时,自己的兄弟敏仁正好回来,站在自己的身前。

「你强姦我的妻子?疯了吗?」敏仁大喝一声,冲向罗工说。

罗工见敏仁走过来,双臂突然发力,顺手拿起阿嫦切菜的刀,往敏仁身上疯狂的砍。

「怎样?搞别人妻子,有甚幺问题?」

罗工停顿了一会,突然又喝斥说:「你不是也搞我的小妾?」

不知不觉之间,罗工已砍了敏仁二十多刀,他阴寒地笑,见曾经的兄弟还有知觉,便停手,把阿嫦拉到敏仁身前,再次污辱起来。

罗工的身体渐渐软下来,躺在床上,他已把所有的精力,都发洩在娟儿身上,过去的事,就像怨鬼一样缠着他,当年第三次污辱阿嫦后,再拿起刀子,直接把敏仁砍死。当年的每个景象,每晚在他脑海中都浮现,而浮现最多、回味最多的,是强姦阿嫦的一幕。

作者:岸南

幸福( 下)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AG亚游手机版下载|最大最专业的社区门户|休闲娱乐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友博国际安卓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99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