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宅生活 >是的,谅解谢安琪:谈「疫苗有水银毒」源起、以往激辩伤痕

是的,谅解谢安琪:谈「疫苗有水银毒」源起、以往激辩伤痕

所属栏目: J宅生活 时间:2020-07-15 浏览:802
谢安琪可谅解之处、引起疑虑之处

是的,陈志云说得没错,批评谢安琪的力度没必要去到「谴责」那幺严重,尤其你明知她是歌星、母亲,不是相关专家向人提供失实的医疗宣称,责任比重大不同;她在朋友之间交流的WhatsApp录音被流出,事后亦表示「无意影响大众对流感疫苗的看法」,若以最善意地理解她,母亲看过一些令人惶恐不安的疫苗资料,确是万分紧张的。

昨日,不少朋友善意跟笔者讨论,认为应回到理解谢安琪为人母的心态,不必过分怀疑她「反疫苗」的用心,同时,要带出有人擅自流出他人录音,引发不必要的社会争论亦应批评。

上述谅解谢安琪的落点,只要不受激辩的情绪困住,都没大问题。只是,事件目前已延伸至疫苗安全问题,以及是否主张港人接种流感疫苗等争论,不论是医生组织或官方机构,均为此发表了正式的声明与澄清。

不过,我们仍是有若干未解的顾虑,诚如陈志云所言:(你)至多叫谢安琪出来澄清误传消息。既然说得上「澄清」,这个顾虑自然是针对疫苗的消息本身。谢安琪事后虽然作出回应,可是,一方面未有贴出参考资料来源,另一方面未再谈论录音的资讯,并开放让香港家长「努力履行自己的责任,为自己的家人做最好的选择」,她指出了那些说法不是自己凭空捏造,有其来源,没再提及如何判断。

回顾美国演艺明星批评疫苗害人,形成了反疫苗运动

即使这个判断悬空了,唯一令人释怀之处,是谢安琪确实没有把说法提升至「反疫苗」运动。在美国,出现过明星积极推动反疫苗运动,甚至在2008年有大型造势集会,大主题是「绿化我们的疫苗」(“Green Our Vaccines”),其中指向接种疫苗会导致儿童患自闭症,也有其他随疫苗带来的问题﹐期间她与众高呼:关心孩子,自己的健康由自己决定——她就是珍妮.麦卡锡(Jenny McCarthy)。

在台上,麦卡锡呼吁美国父母要「赋予自己权力,并把孩子的安全交给他们决定」,而且,她鼓励父母若认为自己的孩子受害,在媒体贴出小孩的照片,藉此表示「公民改变世界且对抗权势的历史性时刻。」儘管,大会并未提出有何重要科学理据支持「疫苗害苦儿童」的主张,但是台下的家长依然反应热烈,气氛俨如一批受压迫的群体要起来战胜强权,断言接种疫苗害人不浅。

多年流传疫苗含有水银伤害的相关误解

我们固然不欲诉诸证据的议题化成情绪运动,也乐见谢安琪丝毫没有这类激烈的做法。平伏心情,回归反思,经一事长一智,为了抽离不必要的情感枷锁,我们姑且把事件的主角设想成「神秘人」,他说了那录音一模一样的资讯,终于「无法避免」在社会泛起庞大迴响。

即使不少医生已为陈志云口中「误传」的疫苗资讯作出澄清,但仍未能去除部分朋友的困惑。譬如,媒体在同一篇报导的列表之中,对比袁国勇和杏林觉醒解释「疫苗」有水银的说法,一边指「流感疫苗中的水银为防腐剂,已证实对人体无害」;另一边指「所有疫苗均无水银及铝,而部分疫苗含硫柳汞,主要用于防腐」。

那到底是有或没有水银呢?另外,其他疫苗就没问题了吗?

其实,多年前不管是世界卫生组织(WHO)、《新英格兰医学杂誌》(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)、《科学人杂誌》(Scientific American)或台湾儿科医学会林奏延理事长等,均有提及为接种疫苗所含的防腐剂为何物,为甚幺它对人体无害。

目前普遍在疫苗中使用一种防腐成分名为硫柳汞(thimerosal),当中又包含乙基汞(ethylmercury),就是袁国勇指可排出体外的成分。事实上,自从2000年全球疫苗咨询委员会(GACVS)首次评估了thimerosal的安全性,此后多年累积的研究,依然未有证据反映ethylmercury对「婴儿、儿童和成人」具备有害的毒性。

以前一度惹起误解,那种会在人体累积,并造成伤害的重金属成分叫甲基汞(methylmercury),这就是以讹传讹称「疫苗含有水银,水银有毒害死人」的源起,谣传的人正是把「甲基汞」与「乙基汞」两者混淆;问题根源应是问「有」那一种「汞」,只要是「乙基汞」便没有问题,而不是看见「成分附有『汞』一字,即指疫苗有水银毒」﹐这正是失实的指称。更甚,部分人将那种无害的成分,谣传与儿童接种疫苗会有自闭症挂勾。(除此,还有在1998年英国胃肠科医生安德鲁.威克菲德(Andrew Wakefield)声称接种MMR疫苗可能患上自闭症)

大约10年前,Paul A. Offit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誌》发表名为〈Thimerosal and Vaccines — A Cautionary Tale〉的文章重申持续不断的研究,2004年英国两项跟进研究,仍未找到任何证据支持thimerosal会造成神经发育及精神问题;并批评2004年加州州长亚诺舒华辛力加(Arnold Schwarzenegger)顺应误传的恐惧情绪,禁制加州带有thimerosal的流感疫苗。可惜,多年来的研究澄清真相,还是难以去除流传已久的不安情绪。

另外,针对流感疫苗的副作用,卫生署有逐年更新及公开发布,加上,在成效问题,媒体已跟进澄清了医学期刊《Eurosurveillance》报告,坊间流传泛称「疫苗几乎无用,只有10%的人有效」的说法,是针对英、美肆虐的甲型H3N2来说,故此, 「就香港目前肆虐的『B型流感』」来说,无法根据这点否定袁国勇称成效达50%至55%之说。

医学、科研成果得来不易,也非指西医完美无误

的确,即使各方面的资讯釐清了,我们大可区分不同病患与疫苗加以评估。固然如麦克尼尔(William H. McNeill)所言,流感病毒随时间变种,使逐年针对疫苗保护变得複杂,医学界仍在积极应对之中。

在面对病症的同时,我们日后应多加互相体谅,尤其谅解一时过于激动的朋友,他们十分关注以往「基于误解疫苗问题」的历史错误,他们如此激动也是出于善意的。当人们开始标籤「疫苗」二字,有了普遍误解,拒绝接种各类疫苗,随时再次造成严重安全问题,像百日咳、麻疹因为一时接种的人数急跌,重新在社会肆虐的教训,甚至这样的例子近年依然发生。

医学史教授马克.杰克森(Mark Jackson)亦在近着中回顾全球的医疗进程,为1870年至1950年间,奠定世界各地死亡率大跌的一个重要因由:

「现代人之所以出现死亡率下降的趋势,其中一个早期的解释,也是多数医师所持的观点,将主因归功于医疗创新,包括麻醉、消毒、免疫接种、抗生素的发展,以及佝偻病和糖尿病等先天性缺陷疾病的诊断和处理。」

如此文明成果得来不易,除了可追溯1851年聚集巴黎的各国专家(国际医学协会源起),如何苦思解决欧洲霍乱的问题,也要归功19世纪英国、德国、法国等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,尤其德国科学家罗伯.柯霍(Robert Heinrich Hermann Koch)、法国科学家路易.巴斯德(Louis Pasteur)等人的努力,自科学实验室设施在19世纪愈见完备,学者对病毒细菌理论的推进,才终于有了今日的成果。否则,今日我们可能无法阻止天花、麻疹、霍乱、白喉、百日咳等疫症带来的灾难。

珍重知识与文明之余,说到底,科研与医学研究会根据更强的证据、理据,随时代不断修订推进,没所谓完美,也称不上完美,甚至,专研医学史的学者也不会如此轻率断言,某一种医学必定完美无误,彻底漠视其他可能性和探索(只要未来证据、理据够强的话),诚意求真的人,态度都是开放的。

可是,在针对不同议题谈论的时候,我们还是应该透过基本的比照,选取明显「合符事实、比较可靠、更强」的依据作出判断。更重要的是,激动过后,我们要在前事和历史之中,每一次都学懂更多教训。

参考资料:

Thiomersal in vaccines(WHO)Thimerosal and Vaccines — A Cautionary Tale, N Engl J Med 2007; 357:1278-1279DOI: 10.1056/NEJMp078187Doctor Who Started Vaccine, Autism Debate in Ethics Row台湾儿科医学会The flu vaccine is only 10 percent effective this year. Blame eggs.谢安琪质疑疫苗成效只得一成 惟医学数据仅针对H3N2宁可信其有(Michael Shermer.科学人杂誌)声称谢安琪录音质疑疫苗效用 专家反击:完全错误流感疫苗效力差、含水银及铝? 袁国勇逐点反驳:资料全部错误 2017/18季节性流感疫苗常见问题莎拉.高曼(Sara E. Gorman)、杰克.高曼(Jack M. Gorman)着:《着拒绝真相的人》(Denying to the grave: why we ignore the facts that will save us),新北市:八旗文化出版,2017年8月。马克.杰克森(Mark Jackson)着:《医学,为午幺是现在这个样子?》(The History of Medicine: A Beginner’s Guide),台北市,城邦文化出版,2016年10月。麦克尼尔(William H. McNeill)着:《瘟疫与人:传染病对人类历史的冲击》(Plagues and Peoples),台北市:远见天下文化出版,2016年10月。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AG亚游手机版下载|最大最专业的社区门户|休闲娱乐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出租 申博sunlite